女设计师扎哈·哈迪德最大遗作: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不负众望

9月25日正式投运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拥有世界最大的单体航站楼,并集合了众多超级亮点:由世界知名的已故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设计师扎哈·哈迪德担纲设计、多项高科技综合展示区、国产化率达到98%、大量采用绿色能源……因此甫一开通就吸引了世界目光。在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假期,国人络绎不绝地搭乘地铁去观摩这个超大航站楼建筑,游客数量甚至超过了旅客数量。哈迪德曾被英国《卫报》称为“曲线女王”,看其遗作同时也是她最大型的作品——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便可管窥一二。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位于北京市大兴区,距离市中心()约46公里,乘坐特快列车只需20分钟即可到达。大兴国际机场的建立旨在缓解首都现有机场的运行压力。日后,大兴机场将成为北京的主要交通中心,在满足日益增长的国际旅行需求的同时,整合国内不断壮大的交通网络。

目前机场设定的年旅客量为4500万人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7200万。此外,如果按照这样的一个发展速度,大兴国际机场最终将会实现1亿人次旅客外加400万吨货物的年吞吐量。面积达70万平方米的航站大楼,包含8万平方米的地面交通枢纽中心,通过国家高铁网络和地区铁路系统,机场与北京市区紧密相连,并对就近的河北和天津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促进作用。大兴机场在国际航空运输协议中的机场编号为PKX。通过紧凑高效的航站楼及其背后所传达的游客体验,大兴机场为机场通勤服务系统设立一个新的参照标准,以更好地适应并服务于日渐增长的旅客人数。步行至最远登机口不超8分钟

大兴机场在设计上对中国传统建筑的环绕式空间形态做出了一定的回应与借鉴。航站楼中央的多层中庭空间将大量游客导向相应的出发、到达和换乘区域。据了解,航站楼头顶圆形玻璃穹顶直径有80米,周围分布着8个巨大的C形柱,撑起整个航站楼的楼顶。C形柱周围有很多气泡窗,主要用来采光。航站楼可抵抗12级台风。

航站楼圆形玻璃穹顶直径有80米,周围分布着8个巨大的C形柱,撑起航站楼核心区18万平方米的楼顶。C形柱周围有很多气泡窗,主要用来采光,即使无人工照明,整个候机楼也能亮堂明净。

航站楼拱形穹顶下的流动造型延伸至地面,形成六个交通指廊。在提供结构支撑的同时还可以将游客导向中心,并提供充足的自然光照。同时,线性的天窗网格还可以使外部的自然光照进入室内,起到交通导视的作用,以引导游客去往相应的登机口。而航站楼长达100多米的结构跨度,在为机场提供宽敞公共空间的同时,还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未来配置调整的空间灵活度需求。

此外,航站楼紧凑的径向化设计可以尽可能地满足飞机的停放需求,并缩短飞机与航站楼之间的距离,使游客和机场的调度更便捷。79个与登机桥相连的登机口可以同时实现6架满员A380巨型空客飞机的旅客登机量。

值机柜台、登机口以及换乘中心之间的距离被设计得尽量短,旅客步行至最远登机口的时间不会超过8分钟。

机场的5个登机楼则从正中的航站楼径向化地向外辐射,并都配备了齐全的基础服务设施。这样一来,旅客只需行走较短的路程便可达到相应登机口,从而免去了机场配备短途接驳车的需求。大兴机场的值机柜台、登机口以及换乘中心间的距离,在紧凑而又精心的设计后被缩短到了最小,使旅客步行至最远登机口的时间也不会超过8分钟。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以其宏大的规模和创新的设计被英国《卫报》等媒体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榜首。对新能源的综合利用是大兴国际机场一项创造性举措,其中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一次性开发建成,年均发电量达到610万度,约占机场总能源使用的1%,是目前全国运用可再生能源比例最高的机场,被誉为“绿色新国门”。机场的热能主要源于余热回收,复合地源热泵系统可集中支持250万平方米的供热面积。

同时,大兴机场还配备了雨水收集和水资源管理系统,以实现近280万立方米的自然水资源存储、渗透和净化功能。新增的自然湿地、湖泊和溪流起到洪水防范,还能抵御炎炎夏日的“热岛”效应,从而降低并适应当地自然微气候的影响。(来源:建筑日报网站)

Add New Comment

Registration is n't required.

By commenting you accept the Privacy Policy